隨著“百姓儒學”工程的全面鋪開,講師進村為村民講解孔子文化及儒家經典的步伐,已然在孔子的老家,山東省曲阜市進一步全面拉開。這場始於今年9月底的工程,計劃在當地405個村推行一村一名儒學講師,讓近50萬農民接受儒家經典培訓,掌握儒學經典,力爭再現“至今東魯遺風在,十萬人家盡讀書”的盛景。
  然而,從“之乎者也”被送進曲阜市之前確定的10個試點村時,相應的現實問題就已顯現:質疑這是一項“形式主義”或“政績工程”的聲音在輿論中更不鮮見。
  因而,在儒學和孔子文化繼續升溫的大背景下,曲阜正在大力推行的“百姓儒學”工程,是否能和當地政府預想的進展一樣,恐怕尚待時日的驗證,也更需要不斷改進傳播內容、方式。
  講座講到一半,村民也走了一半
  都說講得挺好,又都不知道聽了什麼
  作為曲阜孔子旅游集團導游有限公司的一員,同時也是當地孔子文化大講堂文化宣傳員的陳萬鳳,在10月14日這天,根據曲阜市委宣傳部的安排,前往曲阜石門山鎮的大廟村為村民講課,主要內容,是向村民們講授孔子文化和儒學經典基礎知識。
  當天下午5點左右,在曲阜市委宣傳部和曲阜市旅游局的數名工作人員陪同下,陳萬鳳抵達了石門山鎮鎮政府。為了在7點前趕到當晚將要講課的大廟村,他們在鎮政府簡單吃了頓工作餐後,鎮宣傳員隨即帶著他們,趕往十公裡外的大廟村村委。
  在陳萬鳳從市區出發的同時,大廟村的廣播也驟然響起。播音員通知村民,讓他們快點吃完晚飯,趕到大廟村村委會外的小廣場上,等待“教授”前去為他們講課。
  大廟村村書記郭玉山則和幾名村民一起,在小廣場上拉起了印有“孔子文化大講堂走進大廟村”的條幅,併在辦公樓下擺好了架著話筒的幾張桌椅當作講臺,擰著燈泡的電線也被扯的老長,直接掛在條幅上方。除了村民還沒聚齊,其他一切都準備就緒,只等陳萬鳳他們到來。
  不到七點,載著陳萬鳳他們的兩輛小車抵達大廟村村委會小廣場。在正式開講前,陳萬鳳和幾名拿著馬扎、坐在最靠近講臺的老人一起,簡單的聊了幾句。隨後,郭玉山便拿起話筒,告訴前來聽講的人群:“歡迎陳教授,為我們講課!”
  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後,陳萬鳳開始向臺下的村民們講授一些簡單的儒學故事——以“孝親”、“睦鄰”、“和家”等為主題,先用文言文,再翻譯成白話。
  但在現場,錢江晚報記者註意到,這個擁有1800餘人的村子,前來聽課的只有百餘人,其中主要是老人和孩子,幾乎沒見到幾個年輕人。
  陳萬鳳在臺上講著,孩子們一旁嬉戲打鬧。由於已是10月中旬,晚上的氣溫迅速降低,沒多久,開始有村民因為太冷而陸續離開。記者上前詢問這些村民是否聽得懂陳萬鳳在講什麼,對他們是否有用?村民們都回答能聽懂、有用,卻又都回答不出自己到底聽懂了什麼,又有用在哪裡。有些村民甚至對陳萬鳳講述的內容,也提不起任何興趣。
  在將近45分鐘後,陳萬鳳的課講完了,現場卻已有一半的村民離開了……
  曲阜儒學工程一項接一項
  全市有675所“彬彬有禮教育學校”
  陳萬鳳的這場入村講學,正是曲阜當地正積極推行“百姓儒學”項目的一次實況。“百姓儒學”項目,是根據曲阜市9月底出台的《關於深入推進“百姓儒學”活動的實施意見》而推行的相應活動。
  依照這項從今年9月底,曲阜開始重點推行的文化項目的要求,它將在當地的405個村推行一村一名儒學講師的活動,讓村民也能接受儒家經典培訓。此外,還將實現一村一座儒學書屋,一村一臺儒學新劇,一家一箴儒學家訓,真正讓儒學走進鄉村。
  為此,在今年8月時,曲阜就已選擇了10個村莊作為試點。
  但實際上,早在2012年8月,曲阜市就開始推行被稱為“彬彬有禮道德城市建設”的類似項目了。
  據曲阜市政府在“彬彬有禮道德城市建設”項目正式開展時稱,這是曲阜市對城區居民進行文明禮儀大培訓的重要載體,培訓內容以社會公德、家庭美德、個人品德和《論語》警句二十條禮儀知識為重點,著力進行公共禮儀知識、家庭禮儀知識、個人禮儀知識等方面的教育。
  為保證活動順利開展,曲阜市甚至還在全市設立了675所“彬彬有禮教育學校”。
  “每個企事業單位、村子社區等,都按照要求成立這樣一個相應的學校,並按照要求統一懸掛了培訓學校木質標識牌或銅牌。”曲阜市委宣傳部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這項活動至今尚在進行。
  試點的村民對活動熱情並不高
  有的村要靠5塊錢來吸引村民聽課
  但其實,要通過“百姓儒學”,來實現村民們掌握儒學經典的目標,目前看來並不輕鬆。對於村民而言,對此的熱情也並不高。
  為此,錢江晚報記者也前往了10個試點村當中的吳村鎮峪西村及葫蘆套村、陵城鎮星家村等數個村莊。探訪後發現,村民對於“百姓儒學”的態度,與大廟村村民並無太大差別。
  “來過,也去聽了。”吳村鎮峪西村的孔繁文在從村廣播中獲悉聽課通知後,便匆匆吃完晚飯,趕赴村委小廣場去聽“教授”給他們講“孔子文化”。他記得,來的是一名“女教授”,主要是講了孔子禮儀和儒家的一些故事,“講了有兩個鐘頭,聽了一會兒後,也有不少走的,但後來也有一些來的。”
  在對其它幾個村莊的走訪中記者聽到,雖然不在一個村莊,但人們對於參加過的那場“百姓儒學”項目的印象基本一致。在他們看來,這些“教授”們講的內容都基本一樣,有的確實比較口語化,甚至會以跳舞唱歌的形式來表述孔子文化,但有的就比較嚴肅,“講的都不孬,都有好處,該學,就是現在記不住當時他們都講了啥。”
  而據瞭解,在尼山鎮周莊村,有村民提及此事甚至還有些不滿,有村民稱當時廣播讓大家聽課時,說只要去了,每人都能領到5塊錢,“但直到現在也沒給。”但該村村支書否認了這個情況,只是在事後表示,當時他也是隨口一說,並沒當真。
  在陵城鎮星家村,不少村民都表示自己從未聽說過這樣的活動,也沒參加過。同樣的情況,在同是試點的吳村鎮裕口村也有存在。
  (原標題:講座講到一半,村民走了一半)
創作者介紹

beach

ui73uihj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